设置

关灯

第224章 半步不退

????看着三个上校大踏步即将联袂而至,以中年情报官为首的一众情报官被基地官兵们用气势压至谷底的权威立即死灰复燃。

????无论他们做错了什么,但毕竟职责所在,尤其是他们也是有军衔的,中年情报官更是中校,是彻底的上级。

????违背上级的军令本就是联邦军内的大忌,而一名少校竟然和两个上尉一起,带着麾下所有官兵和上级对抗。这种场面,无异有些煽动哗变的迹象。这要是有心人扣这么一定帽子下来,可是直接能将一个人甚至一群人一撸到底。功是功,过是过,联邦军中从来没有功过相抵的说法。

????等到三名上校阴沉着脸走到近前,中年情报官立刻凑过去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汇报。他甚至没有丝毫添油加醋,一来是停机坪周围有监控探头,他如果添油加醋或许在日后还能成为某些人攻讦他的证据;二来,光是秦冲等人所犯下的两个联邦军中的大忌,就足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又何必再节外生枝?

????秦冲却是安若泰山,根本没有上前解释的意思。

????本来,三名上校中是以第1舰队“吴阶”号护卫舰上校舰长吴天成为首,但在听完中年情报官的阐述之后,另外一名护卫舰的上校舰长却率先勃然大怒。

????脸色阴沉的仿佛可以拧出水,大踏步走到秦冲等人的面前,声色俱厉:“是谁,给你们的权利,竟然胆敢违背安全保密局签发的保密条例?又是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指着一名上级的鼻子,进行粗鲁至极的言语威胁?”

????秦冲沉默不语,基地官兵沉默不语,现场一片沉寂。

????见自己的怒火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上校舰长更是来了劲,手指抬起,阴郁的目光死死盯着脸色淡然平视他的秦冲,“怎么?少校,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看在你从前线刚刚归来的份上,在军法处执法队到来之前,我给你开口说话的机会。”

????“报告长官!对于您刚才所提的两个问题,我可以给您回答。”秦冲眼里腾起危险的火焰。“其一,我是联邦西南之军,并不属于安全保密局监控的对象,就算他们想调查我,也需要经过我西南军区司令部的同意;其二,尊敬的情报官先生,并没有佩戴军衔,而同时,做为我西南军区第三星域拉菲星曙光军事基地第一指挥官的我,至今,并没有接到上级指挥机关给我发来的停止作战的军令。。。。。。”

????所有人,在听到那个“停止作战”的军令的那一刻,已经不是倒吸一口凉气,而是浑身寒毛直竖了。

????那个少校,一定是疯了。就算是没有接到停止作战的军令,但这里是联邦境内,他要和谁作战?又能如何作战?

????那他们一定是还没听到秦冲压低着嗓音以只有那名上校舰长才能听到的后面一句话:“杰彭人既然能抵达拉菲星,那这里是联邦边境地区,或许一样会不安全,而我的弟兄们在拉菲星上沉眠了多达百人,活下来的每个人,都有着极为严重的战后心理创伤型后遗症,如果,他们感受到了威胁。。。。。。所以,长官,您的手最好还是放下。”

????否则,在场会有超过一半人跳起来的,哪怕他们都是军人。

????如果说,先前秦冲是指着中年情报官的鼻子说他将会成为一滩肉泥算是威胁的话,那现在,算是什么呢?要造反吗?

????或许包括唐浪在内,都没有人会想到,在战场上冷静到近乎冷酷的少校指挥官,会在这样的时候,表现出如此暴躁而酷厉的反应。

????上校舰长的脸色,由青转黑,再由黑转白,却是好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抬起的手,却是悄然放下。

????秦冲的这种说辞以及反应,其实要远比赤果果的威胁更可怕。

????远道而归的基地官兵,虽然去除了外骨骼,没了机甲,但所有人都标配着突击枪,那是每个从前线荣归的战士应有的标配。

????战士没了枪,那还能叫战士嘛?对着一群战士,或者说是一群有着战争创伤后遗症的战士指手画脚,后果,难以预料。

????秦冲说没有收到“停止作战”的军令,那就一定是没有收到,否则,光是这句话就足以让他走进军事法庭,假传军令的后果,甚至比现在还要严重。而还在作战状态下的军队,他们完全可以对着一切对他们有着威胁的人和物开火。

????但这,并不是最让这名上校以及他身后呆若木鸡的两名上校和一帮情报官如坠深渊的理由。无论怎样,对峙双方开火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一。

????真正让他们恐惧的是,首都行政星上那帮大人物们已经为这帮功臣们准备好了仪式,而他们如果任由冲突的蔓延,或许会把事情搞砸了。而照目前的形式发展下去,无疑,就是砸得不能再砸的那种。

????而那种后果,不问可知,会有多么严重。那会严重到在背后授意的那位也兜不住的那种,大佬若是兜不住,就必然会有背锅的,而最终拿来背锅的,在场的几位,想来是一个也跑不了。

????那一刻,几个心知肚明此行目的的军官们无不后悔不迭。本以为是终于抱上大腿的一件美差,竟然演变成一场要丢帽子甚至更多的吃人漩涡。

????或许,只有一人在淡淡微笑。

????见维修兵向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彭恒宇淡淡的笑笑:“你是不是在疑惑,秦冲少校为何如此冲动?嘿嘿,小子,你还是太嫩了。”

????“他那看似鲁莽的冲动,却是他目前所能拿出来的最好保护伞。想以一个区区少校的军衔对抗三名上校和一名气势汹汹必有所图的情报官,自然是力有未逮,所以,他所能做的,就是把事情闹大,将这场闹剧闹到西南军区,甚至,更高的地方。”彭恒宇继续悠悠然的解释道:“你猜,上面那些大人物们,会不会因为那些人所谓的义正言辞,就会站在他们那一面?又或者,真以为我们西南军区上将司令官唐云生真是泥捏的?”

????“噢!”胖子维修兵好歹也有点儿家传渊源,瞬间恍然大悟。

????“不过,纵然如此,秦冲少校这一票也是赌的够大的啊!为了唐浪,宁愿赌上自己的未来锦绣前程,此人,是真汉子啊!”彭恒宇却是脸上露出钦佩之色,微微叹息道。

????“啊?那又是为什么?”这显然又超出了小胖子的理解范围,脸上涌出急色。

????虽然和这帮曙光军事基地的官兵们并不熟,但小胖子却是极为羡慕他们之间相互维护的浓厚战友之情,那是他在二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未真正体验过的真挚情感。

????“你以后,会知道的。”彭恒宇却是凝神看向运输机外,不再明说。

????“少校,同为军人,我可以理解你希望维护战友的心情,但你方才所说的话,远远超出了你的职责范畴。我做为这次负责护送前线战士返回首都行政星的第一指挥官,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此行是经过元首办公室签发同意,军务部和安全保密局联合授权的行动。安全保密局的同僚们必须在特定的位置对全部没有军职的公民进行仔细甄别以及联邦安全保密协议的签订。你要知道,这是涉及到国防安全的大事,并不是针对谁。”本不欲插手此事却见同僚搞成一团糟的吴天成最终也只能努力心平气和的出来善后。

????“是,长官!我明白!谢谢长官的解释。”秦冲立刻双腿并拢向吴天成行了个军礼。

????但依旧身体笔挺,战立原地不动。他身后的基地官兵也目不斜视,安安静静的站在背后。

????吴天成只能苦笑,他明白,他刚才的那番话,其实跟白说也没什么两样。那帮硬的像石头一样的兵,在没有得到结果之前是绝不会离开的。唯一的作用,或许不过是让那位少校的语气稍微舒缓一点,如此而已。

????而他更明白,他眼前这位站得笔直不卑不亢的少校,其实早已将自己和他这帮麾下逼入了绝境。自从他说出我是西南之军,安全保密局想调查他,就必须经过西南军区司令部的确认之后,他就基本已经断绝了去其他任何军区或者是舰队的路。

????或许,他之后的军旅生涯就只能在西南军区这片区域转悠,而联邦军方却是有个不成为的规定,任何人想要晋升将官,都必须得有在军区和星际舰队的服役经历。那几乎就意味着,他晋升将官的难度,要比一般人难得多。

????甚至,他还彻底地得罪了安全保密局。秦冲不可能不会知道他这样做的后果,但他依然这样做了。

????就算吴天成目前是做为他的对立面,也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钦佩。或许会有人,在战场上会为战友挡下子弹付出生命,但,却不知有几人,会为战友,放弃目光已经可以触及的锦绣前程的。“名利”二字也不知蒙蔽住了多少英雄豪杰的心。包括他自己,之所以能来这里,不也是名利的诱惑并甘心被驱使吗?

????不管吴天成是愿意或是不愿意,但他此时也有不能退的理由,如果他屈服了,不光是他上校金星成了个笑话,或许会连累第1舰队都成为联邦军方的笑话。

????现场的气氛凝重至极,仿佛旋翼飞机的旋翼都停止了转动,停机坪上一片沉寂。正在对峙的双方仿佛陷入了一个无法打开的死结之时,一直未曾发言的唐浪却走过来,沉声道:“我愿意配合安全保密局,接受审查!”

????三个脸色各异的上校和中年情报官心里皆是一松。